回忆,那不是背叛

回忆,那不是背叛

此文章,会不断完善添加内容更改排版,这只是最初版,不代表最终作品。

还有很多内容和相关同学没有插入到此时间线中,需要不断的去完善

小学,将于2018/8/前两周尽量完成,因为我比较懒,想到一点写一点,不断完善

My Guys (Friends)

基友是什么?

也许,我会定义为 —— 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

小学 – 那是我最可爱的时候

从我12岁接触互联网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单纯的我,一定会遇到一个和我一样单纯的基友。

也不知道,身为学霸的我,从初三开始,就逐渐的懒了下来,变得逐渐没有了动力,到大学目前为止,也无法抹去。

慢慢的,我感觉身边的人都远离了我,没有一个真正上的基友。

小卢[1]/小叶[2]/小琪[3]/小灵[4]

小卢[1]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认识的他一直陪我上学放学,
一起说笑,一起玩耍
偶尔还一起睡觉
记得,人生的第一次初吻,也被他“夺走”了

# 上学的路上
"旋风冲锋龙卷风!!!",小卢做着手势并且喊道。
"冲啊",我附和道。
"喂喂喂,小心车头啊~",这辆自行车的龙头用力过猛会和主体分离,所以一直被我笑。
"你自行车驾驶不行啊?~",我嘲讽他并且强忍笑意。
"我反正买了保险,你的话,我就不管了",小卢故意气呼呼的嘟着嘴说道。

还记得,放学路上,你载着我一起打闹的场景吗?
我们上学放学,总是相互交换骑手的位置,
车子的轮子小小的,不用持续用力蹬,就感觉突然要倒了一样。
一瘸一拐的自行车就这样,从学校到家里,本来15分钟不到的路程,
转眼间,就从5点骑到了天黑。

"呐,请你的牛杂~",小卢说到。
"欸?我吃面筋好了,牛杂味道好怪",我说道。
"那你吃吧,我把牛杂吃了就好",小卢边吃边和我说着。
"好",我点点头。

有一天,他突然对我说道:

“你什么时候请我吃牛杂呀,每次都是我请你”
也许是老这样,感觉有点不回本吧?
“emmm~那个,我明天就拿零花钱请你吃”,而且我也很无奈,我不好问家里要钱。
"好,那你请我一次,我也请你一次,我知道你成绩好,
家里也不经常给你零花钱,但是都尽量吗~",他很认真很认真。
"嗯..."

那时候,总是你请我吃牛杂,而我却很”小气”,加起来,5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。
直到有一天,就是那时候,我的心突然就变得很难受了
也许,现在才知道,有种叫距离或者现实的东西。也许它也叫成长吧。

“鬼节,我怕,你可以不可以到我家和我一起睡啊,求你了...
不行的话,我可以去你家和你爸爸说情一下,装一下可怜啥的...”,那时候的我穿着西装,有点万圣节正装吸血鬼的赶脚。

那时候,小学晚会结束了,作为主持人的我,刚刚主持完和他一起回到小区,
那是我第一次弄得那么晚还很幸福的时候,不用睡觉还不会被骂
夜已经接近凌晨,我感觉他是故意的,我一脸懵逼的被他吓着还要跟着到他家,
还有反过来求他回我家陪我过鬼节。

一脸哀求的说完后,他爸爸对他说:"你明天早点回家,不要玩的太晚!"。

就这样,那一夜,我迷迷糊糊的就抱着他睡着了。
抱着人睡得感觉真好,不像一个人,总缺少点什么。

隐隐约约的,我听到他说:"你就抱着我睡吧,想象成我是女孩纸,放心的抱着吧"。
抱着他睡,真的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很安心…

可是到头来,也许是我变了,我变得更加苛刻,变得讨厌别人起来了。
我想他眼里只有我,不要和别人玩。我很生气,别人把我的小卢夺走了。

虽然高中我们还是一所高中,但是我总想找回当初的友谊,可是,距离真的很烦。(距離,あなたを殺して)

最后,你选择了画画,而且画的很帅,很美。真后悔当初拒绝了和你一起画画的邀请。

我永远也不会忘记,你坐在LTYY大门口的花坛时一个人的侧影,而我,跨向你的第二步就退缩了。我会一直记着,藏在心里。


高中,是我变傻堕落的开始

那时候还是高一,刚刚入学,后来,他和我坐在一起了

他买的参考书,总会和我一起分享,我不会的也会请教他,他总是很耐心的解释给我听[其实只有那么几次],大部分他总是半开玩笑的说

"不是啊,这里,看到没,应该代到这里,
怎么说呢,欸~"
"纳尼,你说慢点..."
"就是这里,你看到没,代数到这个地方,然后算
其实,我会做,怎么和你说呢?~~"

他啊,会做不会说;我呢,会说不会做~ 互补嘛。

PS:我们总是上课或者下课相互打闹的,你摸摸我,我摸摸你.

"同我滚啦!唔好理我啦!"

我的高中,同桌就这样离开了我半个学期。小声[2],虽然比我矮,比我胖,但是是一个总像大哥哥一样关心着我的同桌。时而浮躁,时而沉着,时而幼稚,时而······

"你的嘴上还有油······
算了,不理我就算了。"

几天之后

"那个,这是我买的烧麦,给你的"
"······" 推开
"算了,我自己吃"

晚上回宿舍

"对不起啦,我错了"
"······"

12点了,盯着自己的手机,看着旋转的歌单封面,枕头上渐渐的可能有点湿吧。

看着上面的床板,在今天结束的一刻

"什么时候能到大学啊?"
······

直到高三,我16班,他15班,我们才渐渐的有了看见彼此而露出傻里傻气的笑脸。

"中午叫外卖吗?"
"叫啊,一起啦"
"好,你吃啥?"
"这个吧"
······

我们在教室楼前的花园桌上,边吃边说着过去和分享着未来的看法。但是,更多的是相互的道歉和谅解。

1 YEAR LATER...

就这样,我们在毕业的时候各自去了属于各自的学校。但是,他,我怎么会忘记呢?


"喂,你的球好厉害,突然就噗的转向了!"
"我厉害吧。你的杀球也好厉害!"
"过奖过奖"

高中,除了学习,当然就是运动,高中3年里的运动,有2年多的运动时间,就属于我们3人羽毛球基友组,宝宝[3],小迪[4]& Me ~

不仅如此,我们都很二次元[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启了这扇大门的]。

漫展,只要能去,我们就一定组团去。


"你这个星期六去漫展吗?"
"应该去吧,我问问同学他们"
"嗯嗯,那我就先买票了"
"哦..."

那天,我竟然傻傻的穿了一身校服去~

还要是绿色的。我也很绝望。

就这样,我在QQ上发消息给他:

"你来漫展了吗?"
"来了,在检票"
"哦~那我一个人先看着,我在大舞台这边,一身绿校服"
"嗯嗯,好的"

这应该是第一次面基吧,真正意义上的?我也不知道。

"喂,你是?"
"嗯嗯,你是?"
"对"

大家相互打量着对方。这是我和小炜[5]的也是至今唯一一次面基经历吧。

他和另外的几个小伙伴一起来漫展不停的逛着,我总是很难跟上他们的步伐,毕竟我都不认识[只认识他而已]。但是又不好意思发起话题。

甚至,又几次还是他主动过来找我的,不然我可真的走丢了。

其实,最后那一次走丢,我觉得拖后腿了,于是:

"你们先慢慢逛吧,我先回去了"
"好,知道了..."

这里的信号真差。

"来不来打撸啊撸?"
"好啊,来啊"
"哇,你什么都是一瓶回蓝出门的吗?"
"有问题,难道不是这么出的吗?"

但是,我现在不再是那样菜了,毕竟也是从S5过来的人了。[卡拉曼达 – 叽哇叽哇]


"来,给你买的鞋子"
"哈?400多欸,你就买了"
"嗯,你不是喜欢吗?"
"谢谢老哥!"

期间我还认识了老卢[6]

"喂,别玩手机了,能不能把这个寿司吃了?
算了,我喂你,啊~"
"来,给你尝尝着增味汤"

今天中午带你去逛商场,我已经在校门口等你了。

"来,给你买的衣服"
"不行,老哥留着吧,太贵了"[99元]
"你真的不要吗,给你买的"
"老哥试着挺合适的,老哥穿吧"
"那好吧..."

其实毕竟我已经花费了那么多,不能再这样任性不好意思了。也要考虑考虑经济问题嘛。

"总有一天,你身上的东西都是我的"

相信,除了那一双我好好收起的鞋和天天看的手机之外[手机碎屏了就换了个Mi5],就剩下漩涡鸣人的原画册了。

多希望当初自己争气点,多个1-2分就能留在Guangzhou了。老哥,对不起。

期间,还有太多悲伤又太多高兴的事情,但是,也许永远不会被文字所表达出来把!

大学,是…